Home

好喝的小米酒,都under the table。

紀念值得紀念的日常

好喝的小米酒,都under the table。

2022-02-28

小米酒放眼望去,都有,不難找。

但要好喝的那種,很難。

好酒的根本在於酒麴,而恰恰就是這個酒麴,在人口老化嚴重的部落已經近乎失傳。

更隨著酒的取得越來越容易,沒人要釀酒,耆老中記憶中的酒香,也就漸漸消失在歲月裡了。

不過某鄉有一位同樣是阿美族的阿姐,她釀的酒簡直了!小米酒色如甘蔗汁,酸甜適中,餘韻濃郁,喝完全身通透。不過因為無法量產的關係,供不應求,搶手的跟波本(Pappy Van Winkle Family Reserve)威士忌一樣。

小米酒最佳飲用溫度近似白葡萄酒,溫度雖低,熱情卻會醉人;原住民朋友待客之道簡單粗暴,小米酒就可以讓人感受到這毀滅性地款待。😆

如果你喜歡飲用小米酒的那種無拘無束,又剛好來到台東放空,建議花1、2個下午走入部落,試飲各家的私釀。

講真,好喝的小米酒,永遠都不是檯面上你看到的那些,而是under the table,曖曖內含光的在各部落精彩著。

小米酒不只是小米酒,更是族人間團結、互通友誼的展現,以及讓歡樂發酵的催化劑。

所以,以酒佐餐的儀式感,在阿美族的用餐場景之下只有過之無不及。

出發點倒不是像大家既定印象中,餐與酒的搭配能夠強化食物風味,提升用餐體驗,更多的是小米酒能在喉嚨借過之後隱隱約約的讓人感到微醺,這種微醺,就跟內啡肽(endorphin)亦稱安多芬或腦內啡一樣, 一樣醉人,但是喝起來有得之不易,老子/娘終於喝到了的成就感。

台東的慢,M’loma酒足飯飽後的茫,夫復何求。

Bon Appétit

喜歡台東嗎?要不寄一份給你!

我們保證不寄垃圾! 了解更多資訊請參考隱私權政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