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ome

『1月關鍵字』溪流

紀念值得紀念的日常

『1月關鍵字』溪流

2021-12-27

水源從高高的山頭緩緩流下,路經蜿蜒的路途,經過部落,再流入大海的擁抱。

在溪流旁育孕出大自然的產物,被部落清澈的水源灌溉著。

因溪而生

2020新菜單,我們開拔至花蓮復興部落。

用故事做菜,用溪水做菜,用生活做菜

復興部落 (Dipid)挨在花蓮縣豐濱鄉新社部落旁,從小道往上走5~600公尺就可以到達,房跟房的距離很近,感覺就像

大家都親戚似。

映入眼簾是高大的海岸山脈,和清澈透清涼的溪流,在進入部落的工作坊時,住在部落裡慧芬姐大聲和我打招呼,老子

我有點受寵若驚,於是簡單的稀寒問暖就開始我們一天田調工作。

首先先去部落的友善手創坊,這裡沒有服務生,旁邊有個零錢盒,你想買甚麼就付多少錢,然後自己找零錢,超酷的。

裡頭擺飾部落自己製作醃製品,編織品還有一些冰品,再加上一些這裡產出的米食及物產,像是刺蔥仔,米,小油菊,自種老蘿蔔乾,乾刺 蔥葉,花茶等等,很多很酷的東西,巴不得當下找一間廚房將這些食材通通料理。

裏頭有部落的簡易介紹,我就跟著大家共五人,開著小牛車往上走去溪邊嚕!到達更高山上往後一看,不看還好,一看有夠漂亮,大海跟部落相互映境在我眼裡,在這邊真的可以發呆1-2小時,這是人造也造不出來,這真的很漂亮,我想是大自然本來應該要有的樣子。

再緩緩地進入溪邊,開始介紹溪邊旁的產物,我們也一路走一路採一些東西吃。

像是自己採芒草心,黃藤心,山棕心,山蘇,以及有個東西叫做蓪草,它的心是早期保麗龍,只要採下來接觸到空氣,就像是保麗龍的觸感,它的嫩芽外圍有著粉末,也是早期止血劑,塗在傷口外就可以讓血不在流出。

我就問是否真假?

『真的!要不我們在你手上劃一刀看看』他回

我想下次吧,哈哈。

藤心,他說從嫩芽枝葉下數第五段砍下,在小心翼翼的將外邊的刺剃除,再將厚實的皮剝下,就可以看到裡面的心了。

原來藤心要吃是那麼的功夫,再來他說藤心是阿美族的個性,因為無論旁邊有多麼多的樹枝,它會努力往上生長只朝一個方向那就是太陽,象徵阿美族的個性,刻苦務實,一步一步往上爬。

我也這樣認為,是不是!

接下來我們朝山棕心下手,取根部,給它砍下,外面向的枯葉是早期的蓑衣的材料,樹枝是做編織的材料,葉子是做掃帚的材料,經過層層剝皮,就可以吃到裡面的心,味道沒有像藤心那麼苦,吃起來也比較有口感,但是它厚實很難剝。

我們一邊吃一邊講述這邊部落在山上的趣事。

我們慢慢地走向溪中,這裡捕魚有兩種方式,一種利用自然,一種放魚簍,講述用自然,他說利用有一種藤,它會釋放出輕微毒素,然後麻痺經過的魚蝦,下面的水簡易做堵住,就可以捕到魚蝦了。

下面放置地瓜葉跟芋頭葉作解毒的工作,再讓它慢慢環入大海,聽到這樣的方式,覺得很新奇,也很特別到他們還保留這樣補魚文化,不僅僅不會破壞環境還可以做到永續,雖然前者已經很少再用了幾乎都是用後者在捕捉魚蝦,但也讓我針對這件事可以做出一到菜,所以我們坐在溪中講述這邊溪邊常有物產,跟故事。

無論是所謂酸柑的(阿力錦錦)還是過山蝦等等,突然覺得好想回部落喔!因為回到部落好像才是自己的樣子。

最後我們在往山上走。

走到它們復育田,上面種著,染布的植被,大葉田香,小油菊等等,中途還巧遇碰到第一批遷移部落的老人家。

老人家講著他們為何要遷移到這裡,才發現這裡的族人幾乎都是入旭從太巴塱及鳳林那邊遷移過來的,也因為這邊有水,跟得天獨厚的溪邊物產,所以部落在民國36年日據時代慢慢遷移入近。

阿公也附和著遷移的過程趣事,並高歌部落Dipid的歌,雖然有點忘詞,但當下的我,卻感動不已。

很動人,久久不能釋懷。

就這樣美好的歌聲,結束田調,我和阿公對話都是用族語對話,但是我聽比較好一點,說得很差,還要靠族人幫忙介,才發現我離開部落太久,我忘了那基本應該要有的技能就是,族語。

我想家了…

To be continued